當前位置:红球跟随 > 森林城市 > 創森動態 > 正文

梅州:大埔茶陽:“海絲”始發站與紅色交通線

媒體:梅州日報  作者:羅偉新
專業號:梅州市創森辦 2019/5/24 9:34:12

红球跟随 www.ordck.icu 大埔茶陽:“海絲”始發站與紅色交通線

大埔茶陽汀江碼頭早在宋元時期就是汀江航線上一個重要碼頭。自明末清初開始,閩粵兩省交界處大埔、永定兩縣人民從茶陽汀江碼頭登船往洋謀生者“如游門庭”,茶陽成了海上絲綢之路的始發站。

二十世紀30年代初開始,由于中共中央機關所在地上海嚴峻的白色恐怖形勢、中共中央特科領導人顧順章叛變和中央蘇區形勢較好、中央紅軍發展壯大急需大量干部等原因,中央決定轉移并輸送大批人員至中央蘇區,并著手建立紅色交通線。茶陽,于是成了紅色交通線上極佳的水陸轉換站。

●張佑周

閩粵客家“海絲”始發站

茶陽于明嘉靖五年(1526年)析饒平之清遠、戀洲二都置大埔縣時為縣治,至1961年遷治湖寮,凡435年。它曾是數百里汀江沿岸僅有的三座縣城之一,其余兩座是至今仍是縣城的汀江上游的長汀和中游的上杭。雖然大埔縣境早在東晉義熙九年(413年)就已立義招縣,隋大業三年(607年)又改義招為萬川縣,但其縣治都在今湖寮鎮(古城)。唐武德四年(621年)廢萬川縣并入海陽縣(今潮安),此后歷宋、元及明前期,大埔境均為海陽縣光德鄉。明成化十四年(1478年),海陽析出饒平縣,大埔境屬之。

①俯瞰茶陽

38年后的明嘉靖五年大埔置縣時,縣治設于早已繁榮的古鎮茶陽。茶陽地處汀江與其支流金豐溪(西河)交匯處,上游有清溪流入,再往上是閩粵交界處的汀江天險棉花灘和八百年古鎮峰市,下游有獅子口峽口及著名的三河壩,與梅江及梅潭河三河交匯成韓江。正是由于獅子口狹窄,攔住了自北而南奔流向海的汀江,而使之像被勒住韁繩的駿馬,得以在茶陽暫歇,從而形成難得的水流平緩的汀江下游淤積小平原,也從而形成“上河三千,下河八百”的汀江航道上繁榮的碼頭。這個碼頭因其上游水流湍急只能通航小船,甚至有的地方如棉花灘要通過起貨陸運肩挑接駁才能完成運輸過程;而其下游尤其自三河壩以下的韓江則可以通航較大型的船只,近代以來甚至可以通航小火輪,因此而義不容辭地承擔起汀江、韓江航運中不可或缺的貨物中轉站和人員接待站的角色;因此,早在大埔在茶陽設治之前數百年的宋代,茶陽就已經成了汀江下游的一顆明珠。

作為汀江下游最大的碼頭和集鎮,茶陽的地位是相當重要的。它不僅是大埔縣東北部如茶陽鎮、西河鎮、長治鎮(現已并入茶陽鎮)、青溪鎮等地以及永定、上杭乃至整個閩西客家人南下潮汕、走向大海的水陸門戶,而且是這些地區的人們農副產品對外貿易和生活必需品采購運銷的重要中轉站和貿易市場。

早在宋嘉定六年(1213年),汀州郡守趙崇模在奏請改運潮鹽的同時開始著手疏浚整治汀江下游上杭城至峰市之間航道,茶陽就成為汀、韓航道上重要的貨物中轉站。宋紹宗五年(1232年)朝廷核準“許本州及諸縣艱于福鹽者改運潮鹽”,茶陽更成為潮鹽和?;醯鬧匾⒌?。

“改運潮鹽”政策的實施,其意義是非常重大的。不僅使閩西乃至贛南百姓吃上了因運輸較為便利而價格較便宜的潮鹽,打擊了走私潮鹽的“汀贛賊”,而且進一步繁榮了汀江流域大小碼頭尤其是諸如峰市、茶陽等大碼頭。這是因為,汀江航運開通后,汀贛地區的稻米、竹木、土紙等物產由水運運往潮汕,銷往沿海各地乃至海外者越來越多,經茶陽碼頭時小船換大船,成了增大運力,保證航運安全的必然選擇;而從潮汕逆流而上的潮鹽、?;醯然跗?,至茶陽后則必須大船換小船(至峰市、上杭等碼頭也需易船),茶陽于是自然形成了汀江、韓江航運的物流中心和往來人員接待中心。

自茶陽成為大埔縣治不久的明末清初起,茶陽汀江碼頭又成了閩粵客家人出海闖“海上絲綢之路”的始發站。先是因為閩粵邊界地區客家人響應反清復明的鄭成功的號召,舉起義旗。如永定金豐里的蘇逢霖和大埔的江龍,抗清失敗后,大量義軍隨鄭軍赴臺,或陸續從茶陽登船逃臺,甚至逃往海外。其后的康乾時期,永定、大埔更有許多人赴臺墾殖,其中不少人也由茶陽登船南下潮汕后再東渡臺灣。如永定下洋中川人胡焯猷于清雍正十一年(1733年)渡臺行醫,后在淡水新莊成功請墾良田數千甲(舊時土地面積單位。1甲等于14.5畝)。他多次回鄉招墾,帶去許多胡氏族人及下洋鄉人。他們大部分人就是從下洋步行30-50里到茶陽汀江碼頭登船到汕頭后東渡臺灣的。祖籍下洋思賢的中國國民黨榮譽主席吳伯雄的曾祖父吳圣昌就于清咸豐六年(1856年)五月攜妻帶子從茶陽登船,經汕頭出海渡臺,因遇風浪,其妻不幸落水身亡,圣昌父子在桃園定居行醫發達。

18世紀以后,汀江流域的閩粵客家人從茶陽汀江碼頭登船,至汕頭換船出海東渡臺灣的同時,更是掀起一波又一波闖蕩海上絲綢之路到南洋各地謀生的熱潮。永定“金豐、豐田、太平之民渡海入諸番,如游門庭……”如,康熙十七年(1678年),永定下洋思賢村人吳集慶從茶陽汀江碼頭登船經汕頭出海南渡馬來亞,永定大溪人游翹其于雍正五年(1732年)從茶陽汀江碼頭登船南渡爪哇島,在巴達維亞(今雅加達)開設藥店;永定下洋中川村人胡映學、胡永香兄弟等數十人于這一時期經茶陽、汕頭南渡往沙撈越、丁加奴、甲必丹、吡叻和井里汶等地;汀州四堡的鄒世忠、鄒遜臣等10多人也在這一時期經上杭、峰市、茶陽、汕頭出海往爪哇巴達維亞、暹羅(今泰國)等地。

乾隆十年(1745年),以張理、丘兆進、馬福春為首的永定和大埔移民四十多人從茶陽登船經汕頭南渡,被大風飄至馬六甲海峽,于印度洋入口處吉打一荒島檳榔嶼登岸。張、丘、馬三人于是義結金蘭,率領華人開發墾殖,至英國人萊特1786年侵占檳島時,已有數百頃土地被開墾,人口也有近千人,其中五分之二為華人。張理、丘兆進、馬福春三人相繼逝世后,被當地客家人安葬于海珠嶼上,被尊奉為海珠嶼大伯公,立廟祭祀?;褂蟹嗇谷?,丘、馬墓碑分別被標明大埔和永定,而大哥張理則被尊為“開山地主張公”,未標明籍貫。

正是未標明籍貫的張理墓碑給后人留下了關于張理是永定人還是大埔人的諸多爭議。后來曾任檳城副總領事的南洋僑領、大埔人張弼士干脆認張理為“嗣伯祖父”,從而使張理被確認為大埔人。然而,無論張理是大埔人還是永定人,但張與丘兆進、馬福春等人一起從茶陽汀江碼頭登船出發闖蕩海上絲綢之路,到達印度洋沿岸的檳榔嶼登岸,則是事實。因為如果張理真是張弼士的“嗣伯祖父”的話,那么,他與張弼士的祖籍地是大埔西河(金豐溪)畔的車輪(龍)坪。當地人出海往洋,即便有小木船沿西河開往茶陽,也要在茶陽汀江碼頭換乘較大的船,才能南下潮汕,再渡海往洋。后來成為南洋大富商的張弼士于1857年16歲時跟隨鄰村黃姓華僑往洋謀生時,就是從茶陽汀江碼頭登船南渡的。

19世紀以后,隨著西方列強東來,大清帝國的國門洞開,閩西、粵東客家人又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往洋熱潮。得益于海上絲綢之路始發站的茶陽汀江碼頭的便利,成千上萬的大埔、永定人往洋謀生,張弼士、張舜卿、胡子春、胡文虎、胡曰皆等人是其中的佼佼者。茶陽汀江碼頭成為名副其實的“海絲”始發站,一批又一批的往洋謀生者也成就了茶陽的輝煌。

②茶陽騎樓

③紅色交通線茶陽聯絡點同豐雜貨店舊址

紅色交通線上的明珠

紅色交通線專指土地革命戰爭時期在上海的中共中央機關與各革命根據地聯絡的長江、北方、南方交通線中的南方線。此紅色交通線由中共中央機關所在地上海出發,經香港、汕頭、大埔和閩西的永定、上杭、長汀,到達中央蘇區首都瑞金。交通線由中共中央交通局直接領導,在中央蘇區多次反“圍剿”戰爭中,始終未遭破壞,安全暢通達五年之久,不僅傳送黨中央與蘇區往來文件、運送蘇區急需的物資和經費,而且配合中央機關由上海到中央蘇區的重大轉移,安全護送大批黨、政、軍負責同志到達中央蘇區,為打破國民黨對中央蘇區嚴密的軍事封鎖和經濟封鎖,為?;ぶ泄倉醒脛饕斕幾剎棵庠夤竦嘲咨植賴幕齪?,為中國革命戰爭的勝利發揮了重大而積極的作用。

十分湊巧的是,這條紅色交通線的通行流程恰好與歷經數百年運行的閩西、粵東尤其是永定和大埔客家人闖蕩海上絲綢之路的線路相反。它從上海出發,途經東海、南海,登岸香港、汕頭,逆韓江、汀江而上,到達茶陽汀江碼頭之后,再擇陸路或水路前往永定、上杭、長汀、瑞金。于是,大埔茶陽由客家“海絲”始發站變成紅色交通線的水路終點站或水陸交換站,就像往洋謀生者或發財致富榮歸故里或漂泊多年貧窮落寞無奈返鄉時那樣必須離船上岸。包括馬來亞“錫礦大王”胡子春、南洋著名僑領張弼士、“萬金油大王”胡文虎等回鄉省親以及許許多多回鄉探親或祭祖的大埔、永定華僑都是在茶陽汀江碼頭離船登岸的。

也許正是由于有許多華僑以及許多經營海內外貿易的商販經常來往于汀江、韓江,經常在茶陽汀江碼頭登船、離船,一批又一批的革命者來往于這條交通線于是變得安全。這是因為,在20世紀二三十年代紅色交通線運行期間,正是因戰亂而使汀江、韓江航運最繁忙的時期,通過這條航道經營明市、黑市生意也是最為活躍的時期,而永定、大埔等地人民往洋謀生或回鄉者也常常邀伴結隊。因此,茶陽汀江碼頭常常人流如潮,茶陽街頭終日車水馬龍,高壩街、柳樹街的餐館、雜貨店人滿為患,旅館、客棧充斥著南腔北調口音的客商。當年通過紅色交通線進出閩西、贛南中央蘇區的革命者大多化裝成做生意的客商混跡其中。這樣的環境非常有利于紅色交通線的運行,茶陽于是自然成了紅色交通線上極佳的水陸轉換站。

這條交通線從汕頭、潮州開始,先是要搭江輪逆韓江而上到達茶陽,登岸后再往閩西、贛南走則有多條線路可供選擇。

第一條線路是繼續走汀江航運路線,先換乘小船到青溪石市,登岸步行4公里到永定峰市,再搭乘小船逆汀江去上杭,或繼續走陸路經黨坪村、伯公凹再前往永定縣城;

第二條線路在茶陽汀江碼頭登岸后走陸路,經太寧和長治的長教、花窗、華纖、鐵坑等地再走山路翻過山嶺,到達永定的湖蘆坪、木子坑,再往永定縣城;

第三條線路是茶陽登岸后走陸路至太寧,經古村、茅坪、蕉葉坪、后到達永定的樟坑里、龍寨、新寨、書院崗,再入永定城;

第四條線路是茶陽登岸后走陸路至太寧、古村,再沿溪經石角里、太洋坑、七里溪、下畬后到達永定的上畬城郊、書院崗,再入永定縣城;

第五條線路是茶陽登岸后走陸路,經太寧、三層嶺(或石門凹)、思賢(或東洋)、中川到達下洋,下洋鎮也是南來北往的客商之集散地,然后,再往金豐大山。其后既可以經列市、龍門進入永定縣城,也可以經陳東、撫市(或湖雷)到達坎市、高陂、虎崗,再往上杭。

從上述介紹可以看出,這條交通線自江輪抵茶陽后,所有前行線路都要在茶陽或青溪的汀江碼頭登岸,茶陽作為交通線中轉站、交換站的角色不可或缺,它不愧為紅色交通線上的一顆明珠。

如今作為“海絲”文化、華僑文化、紅色文化、客家文化都相當濃厚、交相輝映的茶陽古鎮,能否在新時期再次輝煌,成為一顆更加閃亮的明珠?我們在期待。

閱讀 30
我也說兩句
E-File帳號:用戶名: 密碼: [注冊]
評論:(內容不能超過500字,如果您不填寫用戶名和密碼只能以游客的身份發表評論。)

*評論內容將在30分鐘以后顯示!
版權聲明:
1.依據《服務條款》,本網頁發布的原創作品,版權歸發布者(即注冊用戶)所有;本網頁發布的轉載作品,由發布者按照互聯網精神進行分享,遵守相關法律法規,無商業獲利行為,無版權糾紛。
2.本網頁是第三方信息存儲空間,阿酷公司是網絡服務提供者,服務對象為注冊用戶。該項服務免費,阿酷公司不向注冊用戶收取任何費用。
  名稱:阿酷(北京)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聯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網絡地址:www.arkoo.com
3.本網頁參與各方的所有行為,完全遵守《信息網絡傳播權?;ぬ趵?/a>》。如有侵權行為,請權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將根據本條例第二十二條規定刪除侵權作品。